留学规划的困惑(三):想知道我家孩子是否合适留学?

我打算帮孩子报个暑假游学,想看看孩子是否合适出国留学。老师,你可以分享这方面看法吗?

上周一位家长问道。

我个人是认同这位家长的做法,让孩子先游学、再留学的规划。

下图是在我的2013年出版的《中学就去加拿大》的截图:

先游学,再留学,有条件的家庭, 不妨这样规划。

记得三年疫情前,每年暑假,在多伦多,我只要时间上安排妥当,都会同参加不同机构组织的游学营/团的国内家长和同学见上一面,互相交流。疫情这几年,学生来游学体验少了,家长访校无门,多少影响留学前规划的质量和效果。

出国留学,如果比喻是享用一顿国际教育大餐,游学,就是前菜。前菜,试食少许,刺激胃口,增加食欲。游学,那怕是走马观花,学生家长对加拿大社会文化的概念,对当地学校印象,都是有帮助的。

如果透过游学活动,激发学生内心的驱动,尤其是增加对学习英语的兴趣和动力。同时,有机会结识志同道合的留学小伙伴,相得益彰。

特别鼓励家长参与孩子游学活动。

互联网时代,留学家长不缺乏教育资讯,但,容易闭门造车,知果能亲身略为体验一下,不仅对留学规划战略制订客观,而且对日后,孩子留学可能出现需要调整的留学战术,更加快速灵活。

首先、游学目的是为留学服务。

第一, 孩子是提前去看看将来留学的那个国家,提前适应一下;

第二, 孩子可以先练习一下英语,实地感受一下;

第三, 熟悉一下寄宿生活,学习与人相处,游学期间不管孩子住校园还是住当地的寄宿家庭,对孩子来说都是一种未来留学生活的预演。

其次,也要留意不要夸大游学的意义。

游学与留学,都有个相同的字:“学”,但两者学的东西,大不相同。留学是主菜,要付出的代价才得欣赏其美味。所以,不要高估这种短暂、表面和一次性的游学体验。

参加过游学的同学,当被家长问及是否想留学,大都会点头说好。好玩、轻松,不同安排、新鲜好奇,符合孩子的天性。

但也有被父母安排游学,后来申请来读中学的孩子,在加拿大上学后不适应,而返回到国内的。

孩子有没有很强的出国愿望,可能有,但孩子适合不适合留学,可能只是因为参加了一次游学而得出结论,还是要慎重。

游学的意义就在于为孩子去留学打一个前战,提前有个心理上的准备。中国留学生的父母们在帮孩子选择游学活动时,要挑那些真的能够让孩子在当地的学校跟当地的孩子接触的学习型游学活动,千万不要选那种走马观花旅行团式的游学。旅行团式的游学容易让孩子产生一种错觉,他们会以为将来留学就跟眼前旅游玩乐那样轻松,会对他们日后的留学生活或多或少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最后分享:我家三个孩子游学经历

我自己的三个孩子都是加拿大人,但他们一直跟随我们在中国生活,虽然,孩子每年都回加拿大作短期的探亲访友,但是到了他们要回加拿大读高中的时候,我还是特别安排他们参加了不同的游学团。

大女儿是参加学校组织的加拿大暑假游学班,两周的时间里,白天在学校里上九年级的课程,晚上住在当地的寄宿家庭,周末寄宿家庭会带她外出游玩。两周后,课程结束了整个团队才有机会游历加拿大的其他地方。因为在多伦多大学参观过,才对这个大学印象特别深,所以她在加拿大高中毕业后坚持报名就读多伦多大学。

二女儿和小儿子没有参加加拿大的游学团,但他们分别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属下的CISV组织的菲律宾和丹麦暑假夏令营,练习英语的同时学习与陌生人相处。二女儿从夏令营回来第一时间自己狂补英语,一年后她独自一人返回加拿大入读读九年级。夏令营最大的收获是她学会了独立自理。

小儿子去丹麦游学,目地只是为了让他增长见识,了解不同的地方风土人情。想想看,你的孩子将来要去留学的话,要独立一个人生活,你在国内哪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去独立呢?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陌生一个文化里面学会如何与人相处,如何生存,如何跟人沟通,甚至如何跟家人联络、沟通,这些真的有时候要把他放到另外一个地方,你才可以知道他到底适不适合出国,或者到底要不要真的去留学,什么年龄适合去,或者他需要再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比如英语还是某些能力,自立能力等等这些。所以一年后,他入读多伦多一所以犹太人为主的高中,他很快就适应了。

关于游学,有三点建议:

一,游学前应做足功课,尽量把游学目的地与将来孩子要去读书的地方挂上钩,让孩子对当地环境有个初步的了解;

二,游学前同孩子订立目标,告诉他/她在这次游学中要学会什么。例如:如何在陌生的环境里结交新朋友,学会欣赏当地文化,如何在时差不同的情况下与家长有效沟通,等等;

三,游学结束后还要乘胜追击,利用孩子们仍保持的游学热情,有针对性地引导孩子学英语、教会孩子做些简单的菜式,为以后的留学生活做准备。

至于如何评估孩子是适合出国留学,内容之丰富,

并非一篇文章可以承载得下的。

我先后写了五本书,

诸位有心人,不妨找来参考。

又或者

联络我们助理,安排交流。

留学规划的困惑(二):如何帮助孩子做好留学心理上的准备?

开工大吉,我们来聊一聊,2023年加拿大留学教育的规划。

上一篇提到,留学规划,做家长的,要对给孩子有个心理过度准备。因为,中加社会教育制度、风俗文化的差异,会导致小留学生在全新的环境里带来冲击。这种在学术界称之为文化冲击(Culture Shack)或代沟(Gap),对孩子或多或少情绪上的波动。处理不妥当不及时,也有可能会带来心理上的创伤。

留学成功,留学生心理健康很重要!

留学父母如何帮助孩子做好留学心理上的准备?

  • 高度重视,

留学前的规划,健康的心理素质十分重要。换句话说,做好心理保健和做好语言准备,同等重要。

疫情前的插曲

2019年3月23日下午,首届关注留学生心理健康社区论坛在多伦多的爱静阁社区图书馆成功举行。召开本次论坛的目的是深入了解国际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现状,以唤起各方对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视。在论坛上,多伦多教育局教委曼纳(Manna)和詹姆斯(James)亲临现场,此外还包括我本人在内的此次论坛的三位主要发起人,另外两位是:资深青少年心理健康咨询专家、心理治疗师——莉迪亚(Lydia), 英狮教育集团的联合创始人约翰(John) 。每位莅临的嘉宾都针对低龄留学的种种问题进行了精彩的演讲与分享。

——–摘录《带你走进加拿大中学》,Page(2021年版)

这次论坛同时也是加拿大中国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社区一次调研活动的启动。

之后,Lydia Yang (杨立华)杨老师和她的团队在多伦多十多所学校,教育局,社区(领馆)等做了15场有关留学生的心理健康讲座,推广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技能及社区资源。尤其是组织了义工队伍,培训了朋辈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健康大使。

2022年11月,在士嘉宝市政厅公布了加拿大中国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社区调研活动的报告。城中大事,各大中西主流媒体做全面的报道,同时也充分说明,留学生的心理健康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新年前后,我多次同Lydia老师及团队交流,如何在留学前,留学父母重视帮助孩子做好留学心理上的准备。Lydia老师同我讲了两个故事(故事己做了隐私处理)

故事(一)

留学生小新曾经是一名优秀学生,在国内上的是优质国际寄宿学校,这所学校以管理严格而出名,学习和生活都由老师安排和看管。小新刚来到多伦多,觉得学习轻松,学校老师非常宽容,不像原来学校的老师一直盯着她。靠着国内的学习底子她就放飞自我,过得很自由自在。过了一阵子,渐渐地她发现自己跟不上学校的学习进度了。自己无法跟上老师的教学进度,作业未能及时递交,成绩严重下滑。小新对自己的学业还是有期待要求的。她无法接受自己原来还是一位优秀学生呢,怎么落到班上垫底的地步,心里很难过,很焦虑。她沉浸在这种抑郁低落的情绪里,难以自拔,开始用小刀自残来缓解自己的压力,小新在自己手臂上划下了一道道的伤痕。甚至她动过自杀的念头。

小新的妈妈来陪读,每天照顾女儿的衣食起居,起先并没有觉察到这些异常。夏天到了,妈妈发现小新大热天还坚持穿着长袖就是不肯换短袖衣服,这才发现她手臂上的刀痕。妈妈带着小新来WCCYC 找Lydia 老师做治疗。此时,小新的抑郁症状已经很严重了,有过轻生的举动,幸好及时发现送医院。

妈妈因为小新的变化也变得非常焦虑,晚上不敢睡觉因为担心孩子轻生的情况发生,。

结论:因为小新和她的家庭在留学前思想上准备不够充足,造成认知偏差。在网络和中介的片面宣传下,起先都以为这边留学是很轻松的。实际上在北美学习,讲求的个人自主学习和宽进严出。小新和妈妈在Lydia 老师的咨询辅导过程中,慢慢地认识到了自己思想上的误区,调整了学习规划。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小新卸下了思想包袱,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故事(二)

一天,一所私立学校的校长Z告诉我们留学生爱儿急切地想联系Lydia老师,。之前我们在该校讲座里曾经和学生们分享过如何识别身边的朋友有自杀的倾向或行为。当中,讲了很多的小贴士。爱儿收到她的朋友阿幸来电,突然间说要送她一条漂亮的裙子,阿幸在另一个城市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涯。想起我们讲座分享的tips 曾提过如果身边的朋友没来由很突然要送一件礼物给你,有可能TA是在做自杀前的安排。“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为什么阿幸突然要送我礼物呢”爱儿越想越感不对,赶紧约车,赶往阿幸所住的城市。她到了阿幸的公寓拼命敲门就是没回应。爱儿立马报警!在取得当地的消防和警察帮助下,撬开门后才发现阿幸昏迷不醒,因为她已经服了一整瓶的安眠药。

电话上爱儿除了感谢我们之余,也询问我们能否再伸出援手帮助阿幸。阿幸留学前是一名很优秀的学生,来到加拿大后遇到学习压力和苦难感觉自己谁也不是了,非常孤独,寂寞。她觉得自己的英语没那么好交不到朋友很伤心。阿幸平时就是一位比较内向,心里有事也很难跟他人倾诉一下,只能暗自掉眼泪。当有一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自己的妈妈分享自己的苦闷和难受,妈妈立马回应“你想多了,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呀? 你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好了一切都解决了。”她觉得很难获得妈妈的理解,跟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在医院里,阿幸只愿意和朋友爱儿说话,不愿意和父母有任何的沟通。阿幸在医院里一边接受药物治疗,一边接受Lydia 老师这边的远程心理辅导。情况也渐趋好转。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父母要梳理好亲子关系(爱,宽容,和接纳),保持良好顺畅的沟通,除了物质,语言和学科的充足的准备,不忽视孩子的身心健康方面的需求。

第二、建议以下做法

1.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父母与孩子有比较健康的关系,都有比较好的互动,相互尊重。父母有期待但不会给孩子太多的压力。虽然孩子对爸妈还有依恋关系,但是相信自己的孩子,在留学阶段也是他、她迈向成人成熟的阶段,允许孩子有决定权,这样孩子就会有自主的学习力。

2.保持顺畅的沟通渠道:耐心地倾听孩子谈这边的见闻,多听孩子怎么选择学科和为什么;多表达爱,肯定与支持,多会用积极正面的鼓励话语,来表达支持孩子的行动计划。

3.筑建有效的支援网络:家人,友人,老同学保持良好的沟通,定时与家人朋友打电话,视频

4. 树立正确人生观:鼓励孩子多参与和投入当地的社区义工活动,让孩子找到归属感和价值感,对将来的职业选择也很有帮助。比如报名参加当地非盈利机构的Youth Hub, 读书俱乐部,和Foodbank食品分发的活动,在活动中认识新朋友,学习当地文化。另外我们MHMH有跨代互动项目有招募小义工,让后辈和爷爷奶奶辈一起交流,从中相互学习和支持。

杨老师做事专业、认真,和分享了她的故事和专业的观察外,还特别叮嘱团队Annie老师,百忙之中写下专稿,供留学生们参考。

心理健康是留学生成功留学的基础

以清零的心态,重新看待留学前的心理保健

中国留学生群体在不同程度上都有被心理健康困扰的问题,很多时候都要独自面对孤独,寂寞,伤心,焦虑和各种压力。新的一年,整装待发的留学生伙伴们,留学规划不要忽视了心理保健这一个重要的环节。

Lydia Yang (杨立华) 安大略省注册资深心理咨询师加拿大青少年心理健康中心(WCCYC)总监, 和华语心理健康互助协会的执行懂事。 Lydia 老师,从业近20年原先就职于加拿大本土的心理服务机构,有着丰富的青少年心理咨询的经验。原先主要服务对象多数是加拿大本土的青少年和他们的家庭为主。近些年Lydia 老师带领团队经常给华裔社区做心理健康普及推广讲座。Lydia1老师留意到了留学生这个特殊的群体。尤其在2018年有三位留学生相继自杀的事件更是触动了Lydia 老师的心。她想本土的青少年有父母家人的照顾左右都可能存在心理方面的问题,更何况远离家人的小留学生。她走访一批留学顾问,寄宿家庭和监护人,了解到留学生尤其是处于青春期的小留学生们的心理健康状况令人堪忧,理应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 同一时期,长期关心留学生的学习和留学生涯规划的专题作家朱凡老师(也是留学生心理健康论坛发起人之一)与Lydia老师有了多次的会面与交流,大家一起探讨了关于留学生在加拿大留学的学习生活状况以及他们的身心健康问题。

2019 年3月23日在多伦多的爱静阁图书馆Lydia 专业团队发起了首届中国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社区调研活动,希望这样的活动能引起各方对留学生尤其是低年龄留学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的广泛关注与重视。Lydia 老师,朱凡老师,当地教育局教委,多大留学生团体,以及几个留学服务机构都从各自的专业领域在论坛上做了精彩的演讲。籍由这个论坛活动,大家都留意到了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唤起了各方人士对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视,通过一对一的调研深刻地意识到国际留学生是一个很需要被关心的弱势群体,很需要为他们发声。留学生们比那些本地出生成长有爸妈陪伴左右的青少年更需要得到关怀,支持和帮助。 同时希望我们的小留学生们遇到压力和挑战,要主动地寻求帮助,寻找可以利用的资源。  

中国留学生是加拿大留学生的第二大群体,占留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他们遇到的阻力主要有:

1. 语言障碍(校内的心理咨询师或者辅导员多数讲英文)

2.文化的冲突(刚刚离开家人和熟悉的环境,由于中西方文化存在着多方面的差异性,同学们会遭遇 “文化休克”的现象,难以适应国外文化和生活。

3.学业的压力和不适应,迷失

4. 心理服务利用率低,本土的咨询机构(包括校内的)排队时间长

5. 心理健康污名化,有羞耻感(觉得会不会被人当作是疯子,如果跟人分享了会不会就被人瞧不起,会失去朋友或是认作精神有问题的人,担心被学校知道了会影响成绩,等等)

调查结果, 多数留学生心理有压力时,很少向外寻求帮助。中国留学生往往内敛,压抑和隐忍,加上“男儿有泪不轻弹 ”,受传统的挫折文化教育的影响,他们很少开口寻求外界的帮助,尤其是专业心理辅导。

第三、避免以下做法

当然, 有些留学生家庭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不够重视,甚至增加孩子心理负担。

家长期待过高,造成孩子的压力过大;

忽视型的父母,通话时只是一味地关心学习成绩如何,如直升机一般嗡嗡地在孩子头上盘旋,不断地把自己的焦虑传输给孩子;

总爱把自己的孩子与其他同龄留学的孩子做比较;

使用原有一贯的粗暴急躁的沟通方式,三言两语就吵起来了;

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把很多网络上末有确据小道消息过于频繁地分享给孩子,引起孩子不必要的焦虑。

  • 教会孩子使用求救锦囊

留学生来到加拿大后,感到孤独,寂寞,伤心或者压力,焦虑,察觉自己无法自我情绪调节的时候,请记住,不要一个人独自硬扛,需要时一定与他人倾诉或寻求一些解决办法。

寻求帮助有门路:

1.找入读学校心理辅导中心,通常学生服务位置是在校内,同学们容易找到。有需要使用相关心理服务,整个治疗过程是免费或比较便宜的,包含在学生保险里。

2. 虽然学校所提供的心理辅导服务并不属于临床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范畴,但当辅导中心的老师发现同学的情况无法通过短期心理辅导干预来缓解时,在征求学生意愿的前提下,会帮助学生与更专业的心理援助机构联系,寻求专业帮助。

3. 当然,有需要,学生应直接寻求专业的治疗师、心理医生或精神病医师等专业人士的帮助。

4、留学生群体的心理服务是需要有相同文化背景的咨询服务,能够真正地便捷高效的。所以,MHMH心理健康互助平台是一个全方位的心理互助支持平台,还专门为留学生开通了留学生心理热线,是周一至周六下午的4-7点, 好些义工也曾经是留学生的身份或者是有心理学专业知识的学姐学兄。

留学规划的困惑(一): 是不是,越少华人的地方,越好?

开工大吉,我们来聊一聊,2023年加拿大留学教育的规划。

讲到留学规划,马上想到,那些打算送孩子出来留学的家长们常问及的问题。

是不是,越少华人的地方,越好?

为避免小留学生扎堆、抱团,所以,有家长问道。

加拿大,地大物博,但人口不多。华人,包括两岸三地、新旧移民,加起来的数量在加拿大仍属少数族裔,华人大都聚居在城市里。如果去华人少的地方,下面这个故事可能对你有个提醒。

毛毛的爸爸走进上海当地留学机构,对中介说,我家孩子是国际学校的学生,你她找一所中学,我不看学校排名,只要求去少华人的地方。爸爸的用意,就是要孩子专心学英语并尽快融入当地生活文化。

于是,16岁的毛毛被送到安省一个小镇的公校上高中。

刚来一个月,毛毛觉得一切很新奇,同当地西人同学和寄宿家庭也合得来。但孩子必竟从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来到人烟稀少的小地方,还是难于适应。

学习压力不大,毛毛开始想家了。

还好,小镇上有家一家中餐馆。

老板每月开车好几个小时来多伦多华人超市采购。毛毛央求老板带她去多伦多。征得爸爸和监护人的同意。来了加拿大一个多月的毛毛终于来到多伦多。在多伦多中区唐人街,餐馆老板告诉毛毛,著名的多伦多大学就在附近,跟唐人街紧挨着。回程路上,他专门穿过多大校区。

毛毛看到校园路上两旁不少用中文交流的留学生,熟悉的乡音,一下子,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触动。

从多伦多回来,毛毛不想在小镇呆了。

我要转去多伦多。学费交了一年,爸爸劝孩子忍耐一下。好山好水太安静,市镇上只有几所商铺,没什么好地方去。她对国内的爸爸哭着讲。你要英语好,分数高,才能进多大的,爸爸还要劝说。我保证一定会考上多大,毛毛回答。我跟这里孩子除了学习,无太多了交流,他们讲的我不太明白,我说的他们也不感兴趣。我想去去多伦多约下国内过来的同学但要求中餐馆的叔叔阿姨,因为阿姨也要去多伦多会会的朋友的。

…….

爸爸只好同意。

后来,毛毛转到多伦多,一年后进了多大,读商科。

低龄留学大多是父母做主,但留学主角是孩子。在考虑孩子的留学的目的地,例如城市、学校等,切勿用大人的心态去规划小孩的事。

并非每个孩子都可以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适应生存的。即使是有一定独立能力的孩子,也有可能到了新环境后,面临孤独、不适、和不安全等等的挑战。小留学生为什么喜欢扎堆抱团,很大原因是有安全感和认同感。

其实,在规划孩子目的地,当地华人数目多寡,所带来的优劣,都是因人而异。有些人心理承受能力强些,有些可能会弱些。低龄并非等于低能,但心智未成熟是普遍的事实。

做家长的,除了要对自己孩子有所了解,也要小心不要自认为是,甚至破釜沉舟,喜欢一步到位,却缺乏给孩子有个心理过度,结果适得其反。

留学规划的困惑,

有些问题并非信息不对称,无法判断其真假,

而是参杂了家长想当然的成份,

须要梳理。

留学,从零基础开始的规划。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一个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因为,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世界是在流变中。

近十年,朱博士一直关注从中国来加拿大的低龄留学的发展。他除著书立说外,还透过指导团队实践,帮助过不少大中留学生。

即便我们的努力得到许可,但朱博士仍告诫我们,万物常新,我们不能停留在以往对加拿大留学教育的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的某一点上,创新就是生命保持活力的秘诀。

所以,在新的一年,留学教育规划,大家不妨也跟从我们,从零基础开始。

上周,朱博士邀请了加拿大安大略省高中文凭课程体系的OSSD在线留学的老师和学员家长,做了一场视频直播。以下是由加高在线的仙妈老师负责整理的文字稿。

OSSD在线留学——你随时可以“提前留学”,提前品尝留学大餐中的“前菜”

缘起:

分享嘉宾一张先生,他是国内初三学生家长,在为儿子考察和选择高中方向。倾向于走留学之路,但还没下定决心,也在比较几种留学方式。有很多疑问和顾虑,主要是对国内很多因素和不确定性比较担忧。希望能提前规划,为孩子寻找出路。

方享嘉宾二Irene女士,她的女儿Kyra同学目前是加高在线高中OVS的学生,出国前选择并实施“提前留学”即先在通过OSSD线上课程熟悉国际教育体系;在线上课程的学习中与孩子共同了解教学和与老师的沟通方式,让孩子自己得出结论来规划远景目标;选定加拿大(或者其它留学目的国)之后,在签证和落地前的等候时间通过在线课程修OSSD学分,完美利用并不浪费等候时间。

“提前留学”的可行办法——OSSD在线留学

国内众多家长情况与张先生和Irene女士情形相类似:孩子在国内的学校,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学校,未来是有比较多的选择的。 

首先从教育体系方面就有很多选择,令人眼花缭乱:IB, A-Level, 美高体系, AP,中国高考体系等,当然,加拿大的OSSD也是一个可选择的体系;其次从学习的形式方面也有很多选择:先落地留学目的国留学,在国内上国际学校,国内上公立高中的国际班,等等,当然,通过线上课程实现留学也是可选择的一种形式。在众多的选择中做出抉择,是国内每一个想送孩子留学的家长们必做的选择题。

如果选择OSSD体系,并且选择用线上课程的形式,那就是仙妈老师首提的“OSSD在线留学”。

Kyra同学在落地加拿大前提前修OSSD网课,是家长Irene多方比较且深思熟虑后做出的的选择,也不经意间完美践行了“OSSD在线留学” 这个思路。

“OSSD在线留学”值得大家考虑,因为这个方案给尚举棋不定的家长和学生最宽泛的兼容。在2022年一年,有超过600名学生的家长选择“OSSD在线留学”这种方式,即通过加高在线高中OVS的线上课程使学生“提前留学”。

“提前留学”的实现基础:OSSD的兼容性

入学前兼容:

OSSD在线留学方案可兼顾“任意学校”高二之前的“所有课程”学习,不影响学生在国内的正常学业计划。

“任意学校”可以是任意城市,任意高中,包括任意体系的国际高中,公立高中的国际班,任意的普通 公立或民办高中,甚至职高;

“所有课程”,可以是包括数、理、化、史、政、地、音、体、美……,除英语课程之外的所有的课程。

“兼顾” 指的是学生不需要中断在“任意学校” 的课程学习。用中文完成学习的“所有课程”,都可以凭期末成绩单转换到加拿大相应的学分,而不需要再用英文重新修一遍这些课程。

前面提到“所有课程” 中英语课程除外,指的是学生的英语课程不能转换OSSD的英语学分,OSSD体系中的英语学分需要通过测评,逐级从OSSD体系中修得。换句话说,学生在高二结束之前,在任意学校兼顾现有的学习方式的同时,只需要通过OSSD网课修英语学分,补足英语程度的滞后和英语学分的缺失即可。

入学后兼容:

学生后续需要从OSSD体系转出到其它教育体系时,从OSSD体系内修得的学分和成绩,可以对接任何教育体系包括IB,Alevel,美高等等,学分都互转互认。这使得学生在后续有更多的选择适应更多变化。不论最终学生改变决定选择其它体系,已经修得的OSSD的学分都会被认可,不会有任何学业上的浪费,完美实现入学后兼容。

“提前留学”的实现前提:OSSD在线留学的可实操性

学分转换省时间:OSSD是学分制,修满30个学分即满足毕业的学术要求;但这30分学分不是一定要从OSSD体系中一个一个修得。OSSD体系的兼容性决定了学生不论从中国的哪所学校修了哪些课程,高二结束之前的课程基本上可以完全转换成OSSD学分,最多可以转23个OSSD学分。换句话说,如果学生在中国的任意高中体系正常读书,再同时加入OSSD体系,最少只有7个学分需要从OSSD体系直接修得,最多23个学分都可以凭在中国的任意高中体系的成绩单转换为OSSD学分。

课程难度能接受:从学术的角度OSSD课程的难度不会超过国内学生所学的课程。国内的基础教育相当扎实,国内学生的学术水平很高。学生不用太担心因为课程难度而学习不下去。

英语刚需变“投资”:国内学生获得OSSD的难点在于英语。所以高二之前如果选择“OSSD在线留学”方式,只需要加强英语(如果条件许可可加数学或者科学,提高英语的同时加强学科术语)。换个角度考虑,高二之前学习OSSD的英语,拿OSSD学分的同时,给自己未来的留学提前做准备,同时英语得到提高。从这个角度看,用于修OSSD英语学分的学费,相当于是投资了一个英语培训加一个未来的机会。

学习时间能“挤出”: 对于绝大多数学生而言,正常国内学业的同时选择OSSD在线留学,时间上是可以“挤出来” 的。

高二结束之前的学生,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中可以正常学习,只需要加强英语,绝大多数 学生每学期甚至每年完成一个英语学分即可。如果每周投入5小时,每学期22周,共110小时左右,修得一个英语学分完全没有问题。

高二结束以后的学生,换句话说,高三及以后的学生,需要修至少6门OSSD12年级的课程,每门课程获得一个OSSD学分。这些学生多数必须做出抉择,不再有时间精力能二头兼顾。这主要基于二个原因:1,中国高三不再修新课,也不再能多转学分入OSSD体系;2,OSSD学生申大学要看12年级的6门OSSD课程的具体成绩。

考虑到中国的高三不再教授新课,只是反复做模拟题,对于已经决定出国留学的孩子而言,从体力到精神都不再有益处,很多家长会让孩子在高三阶段不再兼顾,而是全职专攻OSSD文凭。

如果学生全职学习OSSD在线课程,每天花5小时左右,每月花费22天左右,一共110小时左右,绝大多数的学生每个月完成一个OSSD学分是非常可行的。6门12年级OSSD课程在半年至一年之间完全可以完成。

“提前留学”真实案例:家长现场分享OSSD在线留学方式的真实体验和感受,参阅:

在“满汉全席”式的加拿大教育体系中,我们尝试了“前菜”:OSSD线上高中课程

Kyra同学来自北京。2021年初开始做ESL测试,经过评估后,可以上G9的第一门英语线上课程。在8月份开始又继续了数学和艺术二门线上课程,这样可以保证在9年级第一学期过渡期的时候拿到这边的至少3个学分。在从国内到落地加拿大的“迁移”过程中,Kyra同学是在家长计划和督促下,有预期的规划和任务目标去完成。

Kyra同学为什么选择落地前先在线修三门OSSD课程呢?Irene家长认为选择加高在线的OSSD线上课程核心,是要降低孩子在选择出来还是不出来的试错成本。因为家长的意愿未必是孩子的动力,每个孩子情况不同,适应程度都不一样。一下子扔到陌生的环境之前,需要有个建设过程。线上课程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起到这个建设过程家长的一个抓手。

“提前留学” 的作用:OSSD在线留学对Kyra落地之后留学生活的帮助

Irene女士认为,由网课到落地实体线下课的平移衔接,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即便kyra从中国飞加拿大的的时候一波三折,又是飞机延迟又是罢工,真正上课已经到了期中之后,但是因为提前开通了3门线上课程,并不耽误这学期的学分进度。

当Kyra进入到线下课程学习的时候,由于是过了期中的时间,线下课程因为无法达到预期的学习长度,就没法获得学分,所以第一个学期3个学分是依靠线上课来取得。“提前留学”有备无患。

做为“过来人”家长,Irene 女士觉得作为来自英语非母语国家的孩子,语言是最核心需要解决的问题,“提前留学”最大的帮助还是在于英语课程学习上。Irene女士高度评价加高在线高中OVS的线上老师们。G9英语对比国内学生来说的确比较难。Irene女士多次提及Kyra遇到的线上老师很棒,提升Kyra的学习兴趣和自信,对Kyra的英语水平提升起到很大作用。

“OSSD在线留学”——最小的试错成本,最大的选择兼容

正如Kyra妈妈做出 “提前留学” 选择时考虑的一样:留学的路有千万条,OSSD在线留学是最小成本最高性价比的一种选择。OSSD在线留学更适合于在学生和家长没有非常清晰的留学目标之前,以最小的成本试错。因为这种“提前留学”的方式真的可以让学生和家长“一颗红心二种准备”:

高二结束前,可以只修英语学分:用最小的成本提高英语,熟悉OSSD课程体系;

高二结束时,可以有高考和留学二个选择,真正做到高考留学两不耽误。

OSSD入学前和入学后的兼容性,可以使学生和家长在不确定的时代,做最有确定性的选择:不担心教育体系中的大考被取消;不担心后续更改愿望去其它国学;随时可以落地,可以对接任何体系,去任何国家,不浪费等候和选择的时间。

如果学生最终决定落地加拿大,可以不延迟毕业,节省落地留学的时间。同时,“提前留学” 前面的铺垫准备是落地后真实留学取得好成绩的基础,对教育体系的提前熟悉使分数更理想,升学更有把握。这样可以在做各种选择之间达到最大兼容。

OSSD在线留学的成本方面的考量(以加高在线高中OVS收费为例)

直接成本:学费生活费

OSSD是学分制的。中国的学生通过在线留学获得OSSD,学费方面有注册学籍和修取学分二个方面的成本。注册学籍为一次性300加元,之后加高在线高中OVS是按学分收费,每学分1200加元(约合6000人民币)。

高二前每学期或者每年只需要修一个学分。学生既提高了英语,又为后续的出路做好准备高三以后共需6-8个学分

OSSD在线留学省却了学生们落地留学的生活费成本。

间接成本:

加拿大是世界上留学、就业、移民一条龙政策最友好的国家,是非常多人留学和移民的首选国家。留学生在加拿大就读二年及以上的专上文凭教育之后,可以直接获得三年工作签证,并在有一年工作经验后有资格申请移民。比起家长通过投资等方式获得移民身份,留学生毕业后移民为家长省却了相当可观的移民成本。

国内高等教育目前非常“卷”,大学生毕业后即待业,工作后常失业,都使得国内大学毕业生只能向上读研,使得硕士入学考试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果学生在国内硕士毕业才能就业自食其力,即25岁就业之前需要家庭持续投入;相比之下,在加拿大学生从College或者大学毕业后找到工作,可以在22岁左右实现自食其力,也“赚回”很多就业成本。

如果考虑到学生毕业后就业、移民等机会,OSSD在线留学在成本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甚至可以不把它看做“成本”,而是一种“投资”。

“提前留学”的必要性:中国高中毕业生为什么要拿OSSD文凭?

与持有中国高中毕业证书相比,持OSSD的学生会被认可为是加拿大的高中毕业生,从而在申请全球范围内的大学时,转换身份,排在加拿大高中毕业生队伍里,而这个队伍相对而言比较短,竞争比较小,避免了与人数众多的大陆学生在同一赛道竞争,从而更有机会脱颖而出,圆梦世界名校。

与持Alevel, IB等体系文凭相比,OSSD文凭的主要优势是没有任何大考,平时成绩就是申请大学用的成绩,在疫情很多大考被取消的情况下,OSSD体系更有确定性;同时,OSSD做为加拿大最大的安省的高中毕业证书,它非常广泛被所有英联邦国家高度认可,在各国大学录取中都有非常明显的优势。

“提前留学”的杂音:OSSD在国内的一些不利传言

OSSD具有这么多的优势,以及这么大的便利,也造成它被一些人或机构钻营和利用,使整个行业都受到负面影响,使得中国境内对OSSD有一些杂音让大家担心和顾虑。

关于OSSD文凭的一些不利传言:我们在朱凡博士文章中有比较详细的解释:

加拿大留学咨询中两个变化带出一个疑问重新

认识加拿大安省高中文凭课程(OSSD)体系

“提前留学”,需谨慎选择OSSD线上课程和学校

解决OSSD行业的信誉问题,不是某一个人、某一间学校的责任和力所能及的,需要整个行业自律和规范,这也是为什么仙妈老师,以及做为行业领军者的加高在线高中OVS,一直在行业内各种场合呼吁同行自律,共同捍卫OSSD的声誉!

如前面所说,OSSD不是今天才存在的,加高在线高中OVS也不是唯一一家提供OSSD网课的专业高中网校。也如前面所说,由于OSSD的很多优势,使得一些人钻空子,OSSD领域也是良莠不齐,给很多家长造成了困扰,这也更需要家长们审慎选择避免入坑走弯路。

加高在线高中OVS已有13年历史。目前提供160+OSSD学分网课,给学生提供足够的选择空间,比起一些只有十几门课的“简易”网校,学生更有机会选择扬长避短。OVS每年有超过12000名学生,来自115个国家,学生人数的规模在加拿大可谓是巨无霸量级,也从侧面印证其在线课程的优质和受欢迎程度。

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伦苏。也不是所有在线教学方式都可以叫专业的高中网校。加高在线高中OVS能达到前面所述的规模和成绩,首先归功于其在线课程非常优质。其次做为专业的高中网校,加高在线高中在线课程的后台管理体系非常严格和先进,与因疫情而把授课方式改线上不同。

“提前留学”: 1+1>2的线上线下结合模式

有很多国内的家长反馈自己的孩子学习主动性、自律性不够强,OSSD在线留学听起来非常有吸引力,但在线学习的方式,家长没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掌控孩子能够保证学习进度,达到预想的学习效果。针对中国学生的这种比较普遍现象,加高在线高中OVS几年内在中国境内也有一些落地的合作学校。

由加高在线高中OVS提供优质的OSSD线上课程,以及优秀的全外教OCT持牌老师远程答疑、批改作业和给出分数,完成全面的教务和教学管理;同时由在中国境内的合作学校提供负责任的线下老师,实现班主任和辅导员的辅助管理职能,以及对在线课程的重点难点讲解等辅助功能,确保学生的学习进度,使学生有线下的老师和同学,有学习的氛围和动力,更有把握取得满意的学习效果。

加高在线高中OSV欢迎有需要线下合作学校落地学习需求的学生联系,也欢迎有资源有能力的中国境内学校合作,更好地帮助到更多有需求的学生!

加高在线高中OVS每年都有非常多的各种不同情况的学生案例,欢迎同学和家长们直接联系索取,对比,借鉴,以及针对具体学生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讨论。

“满汉全席“式的加拿大教育体系中,我们尝试了“前菜”:OSSD线上高中课程

加拿大教育体系与中国不同,各省份根据自身条件办学。去年底公众号上一篇, 重新认识加拿大安省高中文凭课程(OSSD)体系 ,发表后,引起一些有打算送孩子来加拿大读中学的家长极大兴趣。为此,特别邀请来自北京的Irene,分享她和孩子来加拿大前,对加拿大安省OSSD线上高中英语和数学两门课程尝试的感受。

我是两个娃的妈妈。

去年十月,完成老大儿子18年的育儿任务,(与一个需要我仰视才能看到他眼睛的大男孩在大学校园门口说再见),之后,带着与比自己高出半头的闺女来到了多伦多。她开始了全新的高中生活,我也进入了一段新的人生旅途:陪读。

三个月的陪读,感受颇多。

回放:遵循国内送娃念书的经典法则,优质小学->重点中学->名牌大学培养路线,在这12年的学习过程中,我和老大的母子关系那真的从热点降至冰点。这一路走过来的斗智斗勇,相当于老大,如果前半程(6-12)是以“我妈是对的”作为胜出为结果来看的话,那后半程(12-18)则是“我一定要证明我妈不是对的”为出发点,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事情本身的正确性已经不是重点,取而代之的这到底是来自谁的观点。虽然老大育儿任务完成了,结果不好不坏,但是在青春期里面留下的记忆都是满满的伤痛,几乎每天都在争吵中度过….

来加拿大,我学习告别焦躁。

蓝天白云清新空气,在Kyra每天上下学路上,我们总会看到草地上觅食的大鹅和蹦蹦跳跳的松鼠。这里,自然环境与动物跟人类那么的和谐,让我和女儿友好相处非常开心。当然,来加拿大上学是为了给孩儿创造一个适合她个性发展的学习环境。

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其实,来之前,为了让Kyra更好的适应从国内到加拿大这边环境的转换,尤其是对知识学习内容、方式和转换,我尝试寻找提供安省OSSD课程学习服务的线上教育平台,通过简单的网络搜索,我快速找到了安省最大规模加高在线高中,开始了前期准备,并从Kyra的线上学习过程中深刻感受到,加拿大教育的以人为本理念和老师因材施教的方法。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翻了一下Kyra(老二)在OSSD网校线上课活跃度(Points概念这里可以理解为参与每个课程项目的系统自动得分),发现从首次注册到现在恰好1年~

作为“结果导向”为出发点中国妈,我也标记了一下Kyra已经完成的两门课程(9年级ENG1D英语和数学MTH1W)的学习时间。

当然了,还有中国爸妈最为关心的成绩单。

上面这些图表的目的,仅仅想说明这篇文章的真实性,因为无论是从Kyra所花费的课程时间还是取得的课程成绩,都是普普通通,而关注成绩和得分也并非重点,就好比英语最后的80分和数学最后的92分,评价都是六大学习和行为打分却是优秀的E。如果换成 “一分一操场”的概念里,如果作为中学家长在每个学年期末统考盯着5分排名段为孩子到底可以进入哪条排名线进入目标重点高中,是否可以去上一个985和211大学而焦虑的时候,这个在加拿大高中体系具有广谱适应性的成绩单实在是太朴实了。但我看中的是,孩子在学习能力的进步和行为习惯上培养,让我放心,孩子可以走得稳,走得远。

当初,选择OSSD网校线上课程,是为了留学提前做准备。

因为它在课程方面要求相对宽松,一门课程学完的最快与最慢的期限是从1个月到1年。按照教学大纲规定的110小时里,平时作业成绩占70%,期末考试成绩占30%。并非一考定终身。

当时,Kyra还在上国内学校的课程,报OSSD网校网课变成额外负担,所以我只尝试性替她报了英语和数学。

对于选择的第一门英语课程的学习算是有一搭无一搭,她的课程活跃度曲线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一点。比如在去年1-2月份,她刚刚开始学习,正值寒假,就把英语线上课程5个单元的讲解知识全部看完了,而从3月份才开始交了第一个作业。因为不交作业就无法得分,在英语课程学习的输入和输出上,考查孩子输出结果的唯一途径就是做作业,因为无法了解老师的打分标准(这不像在国内有铺天盖地的英语美文集来说什么是好的范文标准,没人去解读写作格式,用词方式等等),Kyra可以完全是出于对于自己对课程学习的理解来去完成一份作业。老师的评分也是代表着决定性的“权威”,在失去“标准”和任何“经验”指导的情况下,学习呈现了它应该有的样子,她学习了诗歌、短文、小说、戏剧等不同文体的表达和写作手法,老师对每一份作业交付的响应时间是48小时,在作业上进行批注,并且用邮件跟孩子沟通作业中的问题以及改进方法。

体会:相比国内标准化试卷和押题做作文的教育模式下,在冲刺考试的学习阶段,学生和老师的工作负荷量都极大,老师超负荷的批改作业导致有些作业学生做了也是白做,或者做完了老师说答案自己给自己批,同学之间互相批改的方式,这种简单带来的学习输入和输出反馈都是轻松的。

学了一段时间,发现:只建议不逼迫,孩子在学习过程中获得进步的快乐。

我们选的这门OSSD网校英语课程的一大好处,就是得分过程可以不断修正。每次交作业的时候,老师给出批示和得分。如果针对老师的意见做了修改,对作业进行二次提交,老师也就会做二次打分。所以分数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孩子对课程内容学习的一个自我提升过程,而非一个判定孩子优秀与否的标准法则。举个例子来说,在Kyra英语课程学习中,有个议论文是针对《lord of the flies,中文译名蝇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百度百科链接: https://baike.baidu.com/item/lord%20of%20the%20flies/2688442?fr=aladdin进行了解)。这个真的是一个很难的,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作业。不仅作品本身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所代表的寓意解读用英语来进行表达出自身的观点,对于非母语国家的孩子来说在这个阶段也是非常难的。我猜想即便是放到大学英语,也是一个大作业。Kyra在完成这个作业的时候一波三折。最初的过程我没有参与,老师给了比较低的分数,当然她和我都无法满意。接下来,我参与了帮助她理解和整理观点的部分,按照作业要求写出一遍议论文的过程,开始做思维导图、学习议论文的写作结构以及相关体例规范,做了二次提交,得到了老师的二次打分,但是这个分数与我们的预期还是有点差距。

这时候老师的邮件回复再次用长篇语言高度肯定了Kyra对作业的努力程度的,提出了修改的方向,当然不忘记提及如果觉得太累了,可以放弃继续的可能,只是没有学分。

Kyra愉快的选择了后者,我也欣然接受。因为我参与了,这个很大的作业花费了我们整整两周的业余时间, 我们从中都已经学习了很多。我收获了和Kyra探讨社会制度、社会问题的可能,了解了她的想法,明白了作为两代人对于同一事物的理解差距有如此之大,这是我在和老大青春期交流过程中严重缺失的部分,虽然帮助她找资料占据了很多时间,但是我仍然感到非常快乐。

来到加拿大后,平衡衔接,线上线下课程内容一致,讲法各有特色,获得更多收获。

Kyra在网校线上课程上的学习让她进入到9年级作为“插班生”,起到了很好的衔接作用。一方面英语课程的得分成为她的一个背书,作为中式环境长大的孩子,很难像在面对陌生的人(老师)去侃侃而谈,那么一张英语成绩卡可以让老师对她有个最直观的第一印象。另外一方面由于她落地时间太晚(家庭因素和管控因素导致了她无法在9月份按时入学),进入在校学习已经课时不足,她的数学课已经无法有足够的学时保证在线下课程获得分数,在入学做选课建议的时候,这门课程在这个学期线下课程只上课,不打分,成绩还是从线上课程获得。

对于已经在线上课程学习过的英语课,我们还是选择了在学校里的课堂上学。来加拿大留学,英语是众中之重。几个月实体课堂的英语学习,把原先我和她凭借自身能力都无法搞懂的议论文体例规范彻底搞明白了,在戏剧部分,老师会放映节目让孩子们进行观看,再布置作业。这时候需要考察的就不仅仅是文字能力的解读,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听读的理解和语言的沟通,听读理解和语言表达的能力还是取决于对基础词汇量的积累。

感受:来到加拿大以后,Kyra读书的时间比在国内时候多了很多。试想,当每次推开孩子的房间,可以看到人在书桌前,放着一本书的场景;和在国内那时候,看着人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的场景,对于一个娃妈来说是有多大的欣慰。

讲座预告

在“满汉全席“式的加拿大教育体系中,如何尝试“前菜”:OSSD网校的高中课程

三位嘉宾:

桑妮老师—-加高在线高中OVS的大中华区总监

Irene—-来自北京的多伦多陪读家长

张健东先生—-来自上海的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