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 YEAR,人生中的一个美好停顿

WeChat Image_20190730142117
人生是一条很长的路,适当的停下来驻足片刻,或许你会收获更多—-Gap year

参加过加拿大高中毕业生典礼的学生和家长应该都曾注意到,校长在毕业典礼上会把每个毕业生的去向,逐一展示给全体家长和毕业生。当中,你也许会听到有同学毕业选择GAP YEAR。GAP YEAR (间隔年)是欧美地区较为流行的一种学业短暂中止活动,通常指的是青少年在求学期间空出一年去旅行、实践、工作、探索自我、与世界连结,因此,也有人称GAP YEAR为 “过渡年” (Bridge Year)。 通过一个短暂的过渡期,“弄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从而更有效地把人生的一个阶段和下一个阶段联系起来。

一、不怕你笑话,我第一次听到有人中学毕业take a gap year 一脸迷茫
我第一次接触到GAP YEAR是在大女儿的毕业典礼上,这是一所百年贵族私立学校,保持着优异的大学入学率。当听到校长提到其中一个毕业生的毕业去向是“TAKE A GAP YEAR”时,我觉得很是诧异,在我看来,这么优秀的学校培养的自然都是优异的学生,是以大学为目标,以学业为重心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出现中途退学的情况呢。毕业典礼后因为好奇就与校长探讨了这事。
{我和校长的对话录}
校长:你的担心是什么?
我说:我们中国古人有句古话,叫做事要一鼓作气、一气呵成。
校长说: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学习是一个终身的事情。在西方文化中,学习不是离开学校就完成了任务,学习是持续的,只是不同的阶段学习有不同的目标,当你在这一阶段还没有想好下一阶段该如何走的时候,不要乱闯,因为乱闯是不清楚自己,没有清醒的自我认知,即SELF AWARNESS。当没有清醒的目标时,就可以停下来,思考一下,以往总是跟家长跟学校打交道,停下来接触一下社会,让自己早一步明白社会的需求及自己的未来意向是对未来自己的一种负责。
[间歇年里会做些什么?] 通常,度过GAP YEAR有两种主要方式:旅行、打工。
旅行TRAVLING目的很明确,人的一生,从上学到退休前,似乎就是一架不停运转的机器,如果能空出一段时间在旅行中让头脑安静下来,从学习的状态走出来,看看周围生活的环境,了解不同国家的不同文化,何尝不是一场丰富的人生阅历。
打工Take a job目的比较多,或者挣学费,本地学生免费上中学到了大学就要付费;有的是体验某个兴趣职业,以便调整大学所学的专业方向;或者为了获取与人交流的能力,增强未来的竞争力。

二、如果可以时光倒流,Gap Year,我到希望尝试一下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对这种学业间隔也有一定程度的认知,我是文革后的高考生,同学中不少是上山下乡知青回流的,与他们相比,我们的幼稚是可想而知的。这些有过生活和工作经验的同学,在学校各类活动与同学之间的相处中游刃有余,虽然因离开学校太久的原因重拾书本有点难度,但他们似乎更注重这难得的读书机会,因而也更加刻苦。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收获了不少,这也启发我,当年如果有机会经历过一些,再回来读书,也许更利于我未来的发展。毕竟从中学到大学是完全不同的学习方式,学生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GAP YEAR就像二者相互衔接的桥梁,所以如果有可能,这也不失为一个理性的选择。

三、其实,Gap Year是始于大学的
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当时的西方社会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震荡,在各种新思潮和新事物的冲击下,西方社会出现了嬉皮士这一较为典型的反主流文化群体。他们用公社式和流浪的生活方式来表达对越战和民族主义的反对,提倡非传统的宗教文化,批评西方国家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典型的嬉皮士之旅一般是从西欧出发,以最便宜的旅行方式穿过欧亚大陆到达亚洲的印度或斯里兰卡。嬉皮士之旅自有其精神上的驱动力,一般是“认识自我”,“寻找精神家园”或是“与他人交流”。随着这一离开工作和学业外出旅行活动的不断展开和发展,逐渐为一些大学所接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于英国的牛津和剑桥大学入学考试在9月,入学考试结束距离大学开学其间还有9个多月的空档期,于是学校便鼓励被录取的学生利用这段空闲时间到世界各地旅行,探索周围的世界,增加视野。

由此,GAP YEAR因更多学习和体验生活、探索世界、拓展视野等积极元素的汇入,逐渐演变成高中毕业生中一股较为流行的学业间隔年活动。这种在学业期间的GAP YEAR 一般包括两种形式:一是高中或大学毕业之后,空出一年做些其他事情,再进入学校或社会。二是大学学业期间,选择大二或大三学年休学一年,或为了调整学业的高强度压力,缓解紧张状态,或为了积累毕业后就业经验准备,之后再继续完成余下的大学学业。Gap Year 现今已经不仅是一种流行风潮,更是一场发现之旅,可以让孩子在成人之前透过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这个真实的世界。

GAP YEAR在美国发展较为迅速,政府非常鼓励年轻人在学习之外花费一点时间去学习思考,学习成长,最重要的是从中找到自信。在这项活动的支持者看来,没有作好准备就进入大学,面对难度远远高出高中阶段,且专业性很强的课程时,会让一些学生不知所措,甚至会怀疑自己专业选择的盲目,这样非常不利于大学学业和生活的展开,甚至可能成为未来成长和生活中的阴影。根据英国《观察家报》(Observer)的报导,2005年英国约有2万9千名学生选择延迟进入大学(约占当年应届入读大学学生29万人数的10%)。据美国间隔协会AMERCIAN GAP ASSOCIATION统计,美国每年会有3万至4万名学生选择间隔年(Gap Year),2015年这一人数比2014年增加22%,许多知名大学也纷纷加入这一项目,比如著名的哈佛大学2016的录取率只有5.2%。但这并不妨碍它在发放录取通知书时鼓励学生选择Gap Year,在“停下来”的一年时间里,通过实习、志愿服务或旅行等方式丰富阅历。哈佛官网显示,每年有80至110名学生选择延迟入学,其中一条官网信息称“我们中的许多人关注到现在的学生承受的压力比前几代人要大的多”。对于GAP YEAR所带来的收益,有人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相比于直接入读大学的普通学生,上大学前先间隔一年的学生对自己毕业后的职业发展有着更POSITIVE的评价,感到“开心”和“极为满意”的人数比例较高。
{维基百科}
对于GAP YEAR,维基百科有一个完整的解释。“GAP YEAR即间隔年,一般常见于青少年在中学毕业之后、升读大专院校之前,腾出一年的时间来进行一些自己有兴趣的活动,例如,旅行、修读(非)学术课程、义工服务、工作假期计划等”。GAP YEAR也被称为“BRIDGE YEAR”即通往人生不同阶段的桥梁。
[流行趋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世界知名大学包括耶鲁和哈佛在内都在明确地鼓励学生参与Gap Year计划,甚至有很多高校-例如普林斯顿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还会向选择间隔年的大一新生提供奖学金。一所位于美国北部,具有120历史之久的WARREN WILSON COLLEGE于2018年宣布正式成立“GAP YEAR COLLEGE”, 院长林恩.莫顿博士说:”如果间隔年是出去探索世界,更好地了解你自己和你在世界上的位置,那么大学就是真正巩固社会和自我的更好属性的下一步。” 2016年奥巴马的女儿也选择晚一年进入哈佛,名人效应再一次让Gap Year成为各界特别是教育界热议的话题。

四、了解、观望中的留学生们
GAP YEAR,相信众多学生和家长对这个活动都已有所耳闻。相对于欧美等国,GAP YEAR虽然在中国尚未得到多数家长的认同,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走出国门留学,以及家长对国外教育认知的增加,一些思想开放的家长也开始鼓励并支持孩子在入大学之前或在大学就读期间,选择一年的GAP,为自己的学业生活, 有目的的“留白”,从而为未来每一步的“踏实”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与一位留学生家长的交流}
曾经有一个孩子说还没想好,大学想学什么,非常彷徨。我给父母建议如果孩子还没有想好要学什么,为了上大学而上大学,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后来在我的建议下,家长同意孩子申请了GAP YEAR,当时父母也曾很担心孩子以此为借口不再读大学,这样就枉费了家长的心思,我说这也有可能,因为孩子毕竟会长大,我们代替不了他们成长,但最难得的是孩子主动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回去一年后,在网上看到他在不同的领域进行尝试,最后正式回来读大学,这个时候妈妈开心的说,没想到他最后想通了愿意回来读大学,其实这说明孩子学会了自我思考,这也是成长的一种标志。孩子最后读了人工智能,他说经过一年的思考与体验对未来的职业和发展方向以及自己的兴趣点有了一定的认识。家长需要做的就是了解西方的教育体制,给孩子多一点选择的权利和支持,相信暂时的停止也是为了更好的进步。
明白了GAP YEAR后,当有一天孩子对家长说要休整一年,家长也不必慌张。出国留学的孩子或多或少会受这种新的思维和文化的影响,所以当孩子告诉父母自己还没准备好进入大学的时候,家长可以考虑一下GAP YEAR。就像我们所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工一个道理。
[小心误区] 今年我发现,在一些私立学校也发现有些留学生也开始采用休学的做法,有些私校以招收国际生为主,学期灵活,于是,有家长安排学生利用空档回国内进行大量的英语补习,美名曰take a gap term。因为大学所选专业对英语的要求极高,不想输在语言上,当然这不是完全意义上的GAP YEAR,因为真正的GAP YEAR是一种休整,而不是加油。
正如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GAP YEAR自然也不是通往学业和事业成功的万能钥匙。尤其在传统的中国家长眼中,学习是一鼓作气的事情,中途的退出容易造成再而衰,三而竭,最后甚至可能彻底失学的状况。极端的例子自然也会出现,尤其对于整日慵懒无所作为,在家靠父母督促,在校靠老师推着往前走的学生来说,除非有大的思想改变,否则,正如有人所说,再GAP也等不来预期的YEAR。

在我看来, GAP YEAR是好是坏, 没有定论,关键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而,如果孩子下定了决心要GAP一年,家长所要做的工作是引导孩子做好一年的规划,做到有所得,有所获,写好人生的这个漂亮“顿号”,从而更好地回归未完成的学业。相信GAP YEAR不一定会改变孩子的一生,但一个充实而又有意义的GAP YEAR一定会丰富孩子的人生阅历。如果中学毕业后间歇年有操作上的困难,也不妨鼓励孩子在大学期间,尝试去打份短工或暑期工, 获取未来职场经验,以及与人交流的能力。我的大女儿在大学期间曾在一家知名的化妆品店打工,老二大学期间也同时在做与专业有关的兼职,她们说社会是个大课堂,所学的知识不仅是学校学术性知识的补充,而且,打工本身也是人生的一段经历。 读大二的小儿子也在利用目前大学里所学的专业理论知识去探索在社会上的实践应用,听他说,收获还不少。理论与实践是学习的两个方面,只有结合在一起才能实现真正的学有所用,学有所得。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考验的是耐力和坚持,前半程拼的是能量,后半程拼的是耐力,适当的放慢脚步是为了获得更持久的耐力—-Oh, Gap Yea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