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个时空维度看低龄留学——有感于中山大学七九级入学40周年纪念的同学会

WeChat Image_20191115164000
初冬的广州刚刚散去了夏秋的湿热,却还保留着北方春天般的鲜绿。在这四季中最美的季节,我们79级中山大学的近千名同学再次重聚在了这座美丽的校园。
整整四十周年,中山大学承载了我们太多的青春回忆,作为“新三届”的一批大学生,我们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与见证者,中国这么多年来的快速发展无疑我们称得上是感受最深的一代。四十年过去了,当初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同学如今也到了知天命的年龄。经历了几十年生活的历练,职场的打磨,可以这么说,今天的我们才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坎坷,什么是成功,什么是真实的人生。

一,从一只陶瓷饭碗谈起
 
同学会的组织者别出心裁地为我们每个人订制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个陶瓷饭碗。在那个一餐一饭当思来之不易的年代,这看似不起眼的陶瓷饭碗却几乎代表着我们对物质渴求的全部。如今重新在曾经生活、学习过的校园拿起这个陶瓷做的饭碗,每个同学都感慨万分,在我们那个年代,饭碗有着特殊的含义。对大多数同学来说,考上了中山大学,手中就有了一个具有基本保障的铁饭碗,至于这个铁饭碗未来会变成金饭碗,银饭碗还是褪变成一个泥饭碗,饭碗中未来盛的是山珍海味还是普通粥饭,则在于各人毕业后的发展。
天南海北,昔日的同学重新相聚,免不了嘘长问短。四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让当初一群学识相近,境况相似的年青人沟壑鲜明地分出了高低贫富。仕途顺利的窃喜于今日的安全着陆,境遇一般的满足于平淡中的快乐。

二、回望过去,对于教育的焦虑是加重还是减轻了?

回过头来看人生,真正发现过程永远没有结果重要,而决定结果的绝不是大学几年来积累的知识和所受的教育,那只是为人生的展开提供了一个较为有利的平台。
如何利用好这个平台则取决于个人对未来的规划和人生发展的追求。

之所以谈到这次同学会,是因为看到了众多低龄留学家长的焦虑与困惑,当前一代的低龄留学生家长离开大学校园应该也足足二十余年了,即便对人生没有我们这一代如此之深的感悟,应该也会有一定的思考和理解。
总体来看这批父母的焦虑主要集中于两点:
一是送出国后,孩子的发展变得不可控,增加了父母对未来成长风险的担忧。事实上,家长对教育的焦虑,过分地渲染,反而阻碍了孩子自我成长的机会。孩子的成长最终会脱离父母的掌控,低龄出国,只是使脱离父母的掌控时间提前了一些,虽然多了些许的风险,但也无需视为洪水猛兽。国外的教育是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更多的把成长的空间让给孩子。如果还用国内的思维来管教,无疑是与国外的教育理念是相违背的。当然,每一种教育体制都有其存在的基础和合理性,如果想把两种教育的精髓融于一体,也许会是一种新的尝试,但更多的要考虑这种必要性与可行性。选择了留学就是选择了一种成长方式。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里并不是评价橘与枳的优劣,而是谈环境对事物的改变,不是树本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环境改变了他的本性。所以家长既然把孩子送出来了,就没必要还把国内的要求强加于孩子身上,外面是另一翻天地,总会有适应他成长的方式和路径,也会有成长的出口,也许这种出口不是国内父母所期望的,但这也是送孩子出国前所必需在思想上有所准备,并接受的可能。
二是一些家长过于纠结于名校与名专业,不断把自己的想法和期望强加到在国外留学的孩子身上,在孩子自主意识日益增长的情况下,进一步加重了父母的焦虑。送孩子出国读书自然是为了让他们有一个更高的发展平台,更宽的发展空间。试想一下,我们这次四十年后参加同学聚会的同学,当年全都在同一个校园里,同一个专业中,共同学习,共同生活,谁又能料想到几十年后,我这拨人的人生竟会发生天壤之别。所以,名校只是一个起点,并不是终点,也许有的人起点可能会低点,但并不能代表终点就会落后,所以,把孩子的成长放到一个较长的时间和空间去考量,相信,父母就会减轻眼前的焦虑与困惑了。

四,教育,既让我们站好人生起跑线,也会是有助于我们跑完人生路

教育的重要性是拥有人生起跑的平台,拥有未来发展的选择权,但并不意味着就决定了人的一生。就像在跑步的赛道上,参赛者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但决定胜负的却是个人的运动素养及持久力。所以,作为父母,与其纠结于孩子是否上名校与名专业,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孩子的学习品性的培养上。加拿大大学实行的是宽进严出的入学制度,进名校没有国内读一流名校那么难,难的是如何在压力巨大的大学学业中成功毕业,如何能在四年的学业中培养中未来工作所需的技能。
 总之,与其无谓的焦虑,不如通过对孩子的鼓励和支持,引导孩子培养持久学习的能力和坚持梦想的品质,这才是决定未来的路能走多远、多久的关键。

这次聚会,有幸见到一位当年跟我一起在学习上相互激励,共同苦读的同学,当年就赞叹于他在学业上持之以恒的品格,多年后,他仍坚持自己当初对古文的爱好,并把这种爱好发展成了一份终身追求的事业,办了自己的私塾式学校,坚持对中华古文化的传承。
另外一位是毕业后一直从事中学教你师工作的同学。对于当年出身于农村的他来说,除了中山大学的一个铁饭碗,他并无任何其他可以依仗的资源和平台,但正是这种对事业坚守的品格成就了他人生后半程的幸福和成功。他巳经退休了,虽然说不上桃李满天下,但在少年学子的人生路上经过,影响他们,他满脸笑容放射出满足。

同学聚会,我满载而归。同时,我也开启2019年加拿大留学教育专题巡回讲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