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教育真的就像中秋月一样完美无缺吗?

todd-diemer-x9TZjFdvr0Y-unsplash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中秋节又来了,想起去年的中秋跟几位陪读家长在多伦多湖畔赏月,大家一边吃月饼一边聊孩子。在空旷而又静谧的安大略湖的映衬下,月亮显得格外大而明亮,有一种海上升明月的感觉。一位家长感慨地说,难怪有人说国外的月亮比国内的圆,似乎果真如此。其实,在我看来,就是因为周围空旷环境的映衬,以及没有污染的环境使月亮显得更为通透而已。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只是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感受罢了。
由此我想到了两国的教育又何尝不是如此,就像月有圆缺一样,每个国家的教育也都各有优缺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没有完全的好与不好之分的教育,只有适合与不适合。量体裁衣,因材施教只是教育追求的理想状态,不可能做到针对每一个个体,所以,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并不是加拿大的月亮就一定比中国的圆。
在教育上认为加拿大的月亮比中国圆的家长,在我看来,是找到了适合孩子的教育,看到了心目中最圆的月亮。以去年见到的几个家长例,她们的孩子出国后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上了非常理想的大学,她们作为陪读家长,亲历了孩子由国内教育向国外教育的转变,感受到了孩子出国留学后的成长,在她们看来,找到了真正适合孩子的教育,并有所收获。其中一个孩子今年已经进入了多大的工程系,这个孩子国内时在学习上也有着很不错的表现,但离世界一流的院校仍有一定的差距,出来之后,扎实的基础使他能在学校游刃有余,轻松地应付自己大学专业选择所需的必修课之外,还可以自主地按兴趣选择一些与理工科关系不大的心理学、法律等方面的科目。既满足了自己所学专业的知识需求,又满足了自己的爱好和兴趣。最终以优异的平均分实现了理想大学的目标,相比于国内辛辛苦苦参加高考尚不能进入名校的同学,他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因而,在这位同学与家长的眼中,加拿大的月亮的确比国内的圆。
另有一位同学,在国内成绩一般,国内的老师关注点大多在两头,一是关注班里成绩优异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在高考中有突出的表现,为学校争得荣誉。二是关注班里排名靠后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尽力考入不错的学校,不至于为学校总体拉分。至于中间的孩子往往受关注度最少,这个同学就属于此种类型,本身成绩一般,又受不到关注,渐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父母及时送他出国留学,在孩子看来,加拿大鼓励式教育非常适合他这种自认为缺少老师关爱的学生。因为,在学校即便只拿到五十分,老师也会鼓励他,而不是一味的批评。在这种轻松快乐的学习环境中,孩子渐渐找到了自信,最终也进入了自己心仪的学校。

事实上,加拿大的教育有其自身的特色,这里没有高考,课程设计也都是基于对知识的探索而不是知识的记忆和重复,其教育理念是鼓励有天赋的学生去探索、创新,指导有实际动手能力希望早点步入职业领域的人获得职业技能实践,这也是其因材施教的一个体现。对于大学前的基础教育而言,这里没有一条平等的起跑线,根据个体的不同,每个人可以设计出自己的起跑线,因而,在这种教育环境里,对于国内过来以升入名校大学为目标且学有余力的同学来说,这种教育自然就具备相当大的优势。
加拿大教育的因材施教很大程度上体现为课程体系的设置,以高中为例,高中的选课有两个明显不同的进阶通道,即学术型和应用型。未来以升入大学为目的学生走学术型通道,高中毕业以就业为目的的学生可以选择应用型通道。教材设计的针对性较强,不会强迫学术型的学生花费太多的精力于应用型课程上,也不会强人所难地迫使准备就业的孩子啃一些根本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学术知识。课程设置的着眼点不在于知识的深度和广度,而更注重思维及学习能力的训练,正如国内所谓的STEM,通过科学、工程 、管理等课程全方位训练孩子的思维能力。 相对于国内相对刻板,以知识的重复记忆为主的学习模式来看,加拿大的学校不需要背标准答案,也没有标准答案,孩子有足够的空间去发挥自己的相像,完成自己的逻辑构建。比如,一个留学生谈到老师让学生评判一个历史人物,学生可以自主选择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人物,通过网络及图书馆查阅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这个历史人物,谈出自己的看法。老师对于答案的要求只给出总体的原则,一是有自己的证据,二是有自己的逻辑和判断。
但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加拿大的教育也有其不利的方面。几年前,一个私校的校长就同我探讨过中国的基础教育,在他看来,相比于中国扎实的基础教育,尤其是数理方面的基础教育,加拿大这方面有着很大的欠缺。今年,负责管理学生标准化考试的安省教育质量和问责办公室(EQAO)发布报告指出,安省小学生在过去10年中,数学考试成绩持续下滑,统考的及格率显著下降。2019年EQAO数学六年级学生仅48%及格。安省教育厅长指出,成绩下滑的原因是前自由党错误的教育政策所赐,因为自由党公布的教学大纲过于强调解决问题,将重点放在了数学应用知识上,而忽略了基础知识。相比而言,在中国学生眼里压力倍大的周考、月考、期中、期末考,对数理知识来说,某种程度上也确实起到了熟能生巧的作用,前面所说的那位私校校长也认为这应该就是中国学生基本功扎实的原因。一位研究加拿大教育的专家也认为,加拿大基础教育课程设计有一定漏洞,尤其是数学方面,知识规划的不够系统,比如说小学数学特别简单,对高中的要求又特别高。十一年级、十二年级数学有个非常大的跨度,繁杂的高等函数和微积分让众多基础知识不牢固的孩子学起来倍感吃力。
加拿大教材的不统一也给老师的授课带来很大的随意性。以安省为例,教育局只有统一的教学大纲,并没有规定统一的教材,因而,学校的老师对选择教材有很大的自由度, 有的甚至不用教材,自己按大纲规定的知识点设计自己的讲义,这样一来,在课程内容的连贯性等方面都出现了一些问题。曾有一位课外补习老师说过,他所带的几个孩子虽是同一个年级,但课程进度完全不一样,考试试卷的难度等也参差不齐。在加拿大,老师只是一种职业,没有国内老师那种强烈的责任感和荣誉感,同时也没有严格的考核标准,老师只是按教学大纲完成规定的教学任务而已。就如加拿大的SUMMER SCHOOL一个月的时间内要完成正常教学进度内五个月才能完成的课程,在这种浓缩时间内,老师难免会删减部分内容,这也是迎合学生SUMMER SCHOOL补修学分的需求,在这种教育体制下,有着较高的期望值,却没有良好的学习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的学生,结果自然不会尽如人意,正如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两个例子。
正如月有圆缺,教育也各有利弊,但存在就是合理的,无论中国教育还是加拿大教育,家长的评判都不应该有围墙效应,即墙外看着墙内好,墙内看着墙外自由,这两种观点都是不可取的。分析孩子的优势与不足,选择适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